“反全球化”潮流暗袭欧洲 经济危机是幕后推手

更新时间:2021-06-13 18:29:18 作者:黄增填 阅读:242

欧洲议会选举于近期落下帷幕,这场涉及27个国家、3.75亿选民、5年一次、号称发达国家最大规模的选举却并未给欧洲人带来战胜目前经济危机的希望,反而是一股反全球化、反欧盟、反移民的风暴暗袭欧洲各国,让欧洲人不禁打了个冷颤。

进入欧洲议会的新党派

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英国、丹麦、匈牙利、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奥地利、荷兰的极右翼党派均获得了席位。而这些极右翼政党的竞选纲领大多是进一步强调民族主义,拆散欧盟、驱逐过量的外来移民以及阻止土耳其加入欧盟等反全球化的主张。

此次进入欧洲议会的英国国家党,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首次进入一个立法机构的英国新法西斯团体。该党不允许非白人加入,以种族主义闻名,共在此次选举中获得了欧洲议会的2个席位。

在丹麦,反对外来移民的丹麦人民党获得了14.8%的选票,以及2个欧盟议会席位。在匈牙利,该国极端民族主义政党约比克党获得3个席位,它的竞选宣传直指外来移民和吉普赛人,要加强对外来移民的控制和打击吉普赛人犯罪。

在斯洛伐克,斯洛伐克民族党,一个极端反匈牙利和吉卜赛人的政党获得了它们在欧洲议会的首个席位,而罗马利亚和保加利亚的右翼民族党分别获得了3个和2个席位。

在奥地利,自由党和奥地利未来联盟党,两个极右派政党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了17.7%的选票,以及2个欧洲议会席位。

该国另一右翼政党反欧洲党则获得了欧洲议会3个席位,其领导人汉斯-彼得·马丁是一名反对欧盟运动的积极分子,意味着奥地利在欧洲议会的17个席位里面有5个席位被反欧盟分子获得。

荷兰的极右翼党派自由党则获得了15%的选票,而该党的领导人海尔特·维尔德,曾被英国禁止入内,并且还在阿姆斯特丹面临煽动仇恨的指控。不过该党仍然获得荷兰25个席位中的4个席位。维尔德曾经拍摄具有明显种族主义色彩的电影,试图驱逐在荷兰的外来移民,并将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赶出欧盟,并废除欧洲议会。

当地媒体分析认为,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表明反移民以及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国内政策的受欢迎程度正在上升。在过去几周,意大利也因移民问题而陷入争论,据欧洲媒体报道,意总理贝鲁斯科尼为吸引选民,曾在公开场合说,意大利的外来移民多到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在非洲而非欧洲。

经济危机是幕后推手

关于此次极右翼政党在欧洲各国能够取得胜利,分析人士认为较低的投票率是较为直接的原因,而百年不遇的经济危机才是幕后真正的推手。

和美国一样,目前的欧洲也正经历着大萧条以来最严峻的经济衰退和失业率激增的考验。在这种困局下,人们越来越害怕失业,越来越担忧外来移民影响自身生计,而这一切都增强了各国民族主义的抬头。

希腊内政部长表示,欧盟应当对第三国施压,签署针对非法移民的遣返协议,并强调土耳其必须严格遵守欧盟的相关规定。根据希腊内政部的数据,2008年,希腊当局共逮捕了14.6万非法移民,较上年和前年分别增长了30%和54%。

在捷克,就在欧洲议会大选前夕,一些极右党派候选人将吉普赛人同“寄生虫”进行比较。而在保加利亚,12%的选票投给了极右翼的阿塔卡党。

不过,很多分析人士更担忧新的反移民风潮不仅不能挽救欧洲经济,还有可能将欧洲经济推向更深的衰退。因为外来移民为日渐老龄化的欧洲劳动力市场补充了必须的劳动力,它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缓解失业压力这个欧洲经济的老大难问题。他们认为仅仅关注移民给社会保障体系带来的压力,而不考虑他们对于经济发展的贡献,在经济上是站不住脚的,而且对社会有破坏作用。

蔓延的排外情绪

欧洲议会共有736个席位,此次选举欧洲极右政党共获得约30个席位,虽较2004年的23个席位有较大幅度提高,但依然是欧洲议会比较边缘的政治力量,主宰欧洲议会的仍然是原来的四个主流政治团体。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教授丽贝卡·阿德勒-尼森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事实上,极右翼政党很可能和从前一样处于边缘地位。”这些政党对于欧洲议会的四个主要政治党团——欧洲人民党、绿党、社会党和自由党没有实际影响力。欧洲议会及欧盟也不会通过对外来移民有重大负面影响的新法案、新条例。

欧洲普通民众对于此次极右势力大举得势的局面也是多有抵制。英国极右翼政党大不列颠民族党在得悉自己获得2个欧洲议会席位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在其领导人格里芬登台演讲时,遭到了前来抗议的普通民众的嘲弄和鸡蛋袭击。据当地媒体报道,现场大量抗议民众向其大喊“纳粹人渣,赶紧下台”,并向他投掷鸡蛋。最终他只能在保镖护卫下迅速狼狈离场。

不过虽然实际影响不大,但未来发展态势依然让相关专家及分析人士担忧。

英国联合反法西斯党的发言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大不列颠民族党获得欧洲议会席位对于整个英国政治都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它意味着曾经不能被接受的种族主义言论可能日后会被容许。

尼森也认为,此次选举结构意味着极端右翼党派已在欧盟内部获得了一定的支持率。欧洲犹太人大会秘书长则认为:“此次选举结果是一个警告,表明在危机时刻人们更愿意投票给极端分子。”

虽然就整个欧盟而言,极右翼党派的支持率依然很低,处于边缘地位,但是欧盟内部排外的情绪在上升,他们的“复苏”依然清晰可见。在奥地利,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已经进入奥地利议会,在183个议席里面占据了34席,超过联合政府里席位较少政党的两倍。在匈牙利,极右翼政党约比克党在该国2010年议会选举上获得席位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在荷兰,公开反对外来移民的自由党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已经成功击败该国主流政治派别社会党团,获得17%的选票,仅次于中右势力党派。欧洲犹太人大会秘书长认为这种趋势如果在欧盟层面上还继续蔓延的话,情况将“非常糟糕。”(郑启航)

环球杂志稿件,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该刊联系。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